超强台风肆虐下的孤岛
|
查看原图
1/9 张
延伸阅读

不屈的脊梁,不沉的孤岛

撰稿/《海南日报》 吴清雄 胡续发 杜颖


我们世代生活的岛,再大的灾难也没有办法让我们离开。 ——岛民的话

灾害,可以摧毁我们的家园,却无法摧毁我们对美好的企盼。——记者手记

  

那一夜,91岁的赵成南老人看着肆虐的狂风、倒灌的海水和一间间坍塌的房屋,不禁仰天长叹——

“这岛完了!”

北港岛,这个在400多年前琼北大地震中幸存下来的村落,没有像附近的72个村庄一样永远陷落大海,却与陆地割裂,成为茫茫大海中的一座孤岛。

2014年7月18日,超强台风“威马逊”来袭,瞬间唤起了北港岛民对400多年前那场灾难的可怕记忆。

然而,可怕的记忆没有成为噩梦。大灾来临时刻,一个个敢于担当的党员干部,带领村民凝结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线。

“房子塌了!”

熊延胜上岛的时候,是7月17日上午11点多,浪静风平。

他是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镇长,接到防风通知后,和外出避风的村民反道而行,带领6名镇干部前来。

12点,他召开村干部和党员会议,层层发动。世代以海为生、与风为伴的村民,见惯了台风暴雨,一些人并不以为然。

收集到这些信息,熊延胜心里有些忐忑不安。下午5点,他决定组建一支应急救援队,由镇村干部和党员组成。当晚,救援队进行了应对演练。

18日一早,起风。救援队兵分两路,一路储备物资,一路继续挨家挨户告知风讯,劝说撤离。

风浪骤急,老少妇孺上了防洪楼。

“西北方向,潮水涨得猛,不妙!”下午1点半,熊延胜接到报告,心提到嗓子眼。

“快,马上组织第二次转移!”熊延胜赶紧下令。应急救援队奔向一个个留守的村民家。有楼房的,上楼;能就近安置的就近安置。

下午3点多,风怒吼着,咆哮着,无情地撕扯小岛。防洪楼挡不住风的力量,开始摇晃。大门吹开了,一个人去关,风又吹开了;两个人去顶,还是不行……整整11个人,硬是把门给顶住。

窗外,台风卷起一切能卷起的东西,发出恐怖的撞击声、撕裂声,小孩给吓哭了,女人们都战战兢兢。

海水开始倒灌,从四面八方扑来。天地连成一体,小岛一片浑浊。

突然,有人尖叫,“房子塌了!”

小岛孤悬海上,建一幢楼房的代价远比陆地要高出数倍。辛苦攒足半辈子钱盖起的房子是岛民的心血和希望。男人慌了,女人抽泣。风在狂。房屋一间间垮塌,防洪楼里的男男女女眼睁睁看着,像是身上被生生割了肉。

“房没了,以后住哪?”

抽泣,从一个角落蔓延开来,渐渐变成哭声一片……

“是党员的站出来!”

晚上6点多,各临时安置点的信息汇总上来,缺了几个人。村支书蒋侯吉惊出一身冷汗。

是坐等消息,还是出去搜寻?外面风势猛烈,村民生死未卜,此时派人出去十分危险。熊延胜,这个北港村抗灾前线总指挥,脑子里激烈交锋。

沉默片刻,熊延胜走到众人面前,大喊:“是共产党员的全部站出来!”

没有迟疑,没有退缩,齐刷刷,党员们默默地从人群中走出,像入党宣誓时那样坚定。

联系北港村的镇干部王示楷一声不响,靠着墙角,手捂着脸,想哭。熊延胜看见了,冲他吼:“你给我憋住!党员不能哭!你一哭,老百姓还不乱了?”

王示楷当然不孬。从2002年挂点北港村到现在,10多年来的相处,他早已把自己当成北港人。让王示楷揪心的,是不远处自己的家,邻近的滨海村,同样正遭受风魔的侵袭。电话打给卖杂货的妻子,不通;打给邻居,邻居说,你家店被风吹倒,你妻子不见了;家里,还有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……

浊黄的海水越来越深,王示楷和全体党员跌跌撞撞地冲出防洪楼,任凭洪水漫过胸口。

“你连家都不要了,还回来干什么?”

19日凌晨1点多,风小了,海水渐退。

凌晨4点,天空泛白,晨曦,洒向北港岛。

全村开始清点人数。早晨7点多,最后两位下落不明的村民还活着的消息,传到了防洪楼。1140人,一个不少!

激动的掌声在防洪楼里骤然响起,在惊恐、痛苦和忧虑中捱过一宿的人们,露出幸福的微笑:人在就好,人在就好。

“那种幸福感,是我活了几十年来最深的一次。”演丰镇干部翁裕和感慨万千。

也许只有经历过磨难,才会懂得,世间一切美好,莫过于劫后余生,莫大于同舟共济。

回想那一夜,村民周乃文嗓门大了,“这些干部都是不怕死的!椰子树被吹得都能砸死人的台风天,这就是战斗!这些人都豁出去了!”

其实,谁没有自己的家?谁的生命不是只有一次?

蒋侯吉忙了一夜,回到家时,发现自家新盖的楼房变了样。窗户、玻璃、家具不见了,倾注半生心血、寄托一家全部希望的渔船和渔排都毁了,一辈子抠牙缝攒下的家当一夜间荡然无存。

妻子看见他回来,嚎啕大哭:“你连家都不要了,还回来干啥?”

“什么都没了……”男儿有泪不轻弹,蒋侯吉的泪水止不住滚下。

然而,蒋侯吉知道,还有很多人和他家一样。泪水还没干,他扭头就回防洪楼了。

清晨7点,北港村党员干部会议召开,部署救灾工作,察看灾情,统计损失。

直到这时,陆续回家的村民看到了他们这一生都没有见过的凄惨景象——

昔日海风宜人、渔歌唱晚的北港岛,如今断壁残垣,海水还没有退完,有些路段深过腰部。锅碗瓢盆漂浮在水面上,散落在村头巷尾。

陈泽川家是最靠近小岛码头的,三层小楼前原本有片外挡墙,雕着三角梅的小花朵甚是好看,可一场台风过后,墙被拱塌了大半。

和陈泽川家一样,全村930多间房屋受损,141艘渔船覆没,23个渔排,只剩下七零八落的木块和渔网。

“好日子一定还会过上!”

北港岛孤悬海外,1140个村民的安危牵动着所有人的心。

19日中午时分,正为没饭吃、没水喝犯愁的陈泽川,突然发现屋前热闹起来,码头上站满了人。

海面上,一艘冲锋艇正向码头急速驶来。

“市委书记、市长来了!”很多村民一边喊,一边从村内跑来。

人们激动极了,使出很大的力气鼓掌,喜悦的泪花在许多人的眼眶里打转。“这是台风后上岛的第一艘船!”

像见了亲人,人们围住省委常委、海口市委书记陈辞,海口市长倪强等人,七嘴八舌地讲述着灾情。

无情的大自然,曾割裂陆地和北港的相连,却割不断党和政府同北港人的深情。

此时,北港岛储备的应急物资告罄!千余人没饭吃、没水喝、没有电!

爱心,迅速涌向北港岛。援助小岛的行动紧锣密鼓地进行。

特警来了,乘坐两艘机帆船送来了水;

部队来了,30人先头部队乘冲锋舟送来食品和水;

医生来了,带来了急需的药品;

电工来了,迅速抢修电力设备;

爱心企业来了,送来了必备物资;

……

每有物资到岸,村民们都自觉去码头搬运。他们不知道说什么话来表达感激,只伸出大手紧紧地握住你。

风雨过后,演丰镇委租了条小木船,往返接送北港村民到铺前镇去买生活必需品,渔民自己也带回了柴油、矿泉水、饼干、方便面……

21日,村民招连顺在塌了半面墙的厨房墙垛上,晒起了一些红鱼片。这些鱼是招连顺早上刚刚打回的,晒干了可以拿到铺前卖。招连顺说,“台风把家毁了,我们就再建起来,生活还得重新开始!”

是的,生活虽然平淡,而活着总得有滋有味。就像鸟儿始终要归巢,耕耘过的土地最终会有收获,重建,是一种信念,更是一种力量!

此刻,北港岛四周风平浪静,海面上跳跃的鱼儿给小岛的沧桑注入了生生不息的活力……

我们世代生活的岛,什么也没有办法让我们离开。(来源:腾讯 摄影:张茂)

[天气现场]广西凤山强降雨致县城内涝 消防官兵抢险救援
[自然底色]重庆时晴时雨上演绝美夜色
[天下奇观]四川广安美丽黄昏 夕阳衬晚霞
[天气生活]云南普者黑荷花含苞待放 美不胜收

盘点那些绿色城堡 看建筑如何在夏天穿上绿色“防晒衣”

日本大阪发生5.9级地震 现场一片狼藉

美国上空现“特朗普云”

穿越“死亡之海”的夏日巡线

夏威夷火山喷出“宝石雨” 居民捡到名贵绿宝石

暴雨袭击福州 路面积水严重

高原旱獭在长江源头演绎“爱情故事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