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设为首页保存至桌面 省级站English

不能回家的月圆夜——基层气象人的中秋故事

2014年09月09日 16:40 来源: 中国天气网 编辑:张永宁 进入图片频道

1/41张

查看原图 |
  • 抚远气象局是我国最东的气象站。一块国界碑,矗立在乌苏里江畔、抚远气象局院内——与俄罗斯隔岸相对。(于芳 吴廷刚 胡晓光/摄 于芳/文)
  • 2013年抚远县遭遇百年不遇洪灾,气象局公室一楼进水近一米,泡了半个多月,地板、墙都损坏了,观测场也全部进水,最深处有1.6米。洪灾过后,抚远县积极开展灾后修复重建,目前一切运转正常。左为抚远站现状,右为2013年洪灾时状况。(于芳 吴廷刚 胡晓光/摄 于芳/文)
  • 中秋节逢9月8日,对于抚远气象站来说,也是农业气象工作逢8测土的日子。当地作物即将成熟,观测员管敬民和胡晓光取土观测土壤墒情,去年遭遇洪灾,期待今年是个丰收年。(于芳 吴廷刚 胡晓光/摄 于芳/文)
  • 中秋夜,测试员刘海鑫来到观测场,开始更换日照纸,此时,一轮圆月正悬在空中。一会发完20点报,这一天的工作就划上了完美的句号。(于芳 吴廷刚 胡晓光/摄 于芳/文)
  • 珊瑚岛气象站是我国有人值守的最南端的气象站,站内现有9人,分3个人一班,每班4个月。也就是说每个人一上岛就是4个多月。中途不能回家,就算家里有再大的事也回不去。如果受天气影响,没有交通换班,那就不是呆四个月了,时间会更久。中秋节早上,3名工作人员换上一副新国旗,左至右分别是:陈恒锐、陈育东、符式森。(陈恒锐/文、图)
  • 驻岛期间,家属不能上岛探亲,女人不允许上岛,小孩更不会上岛。岛上除了珊瑚气象站的3个人,其余的都是驻岛官兵,清一色的老爷们。中秋节部队杀猪,给气象站送来新鲜的猪肉、排骨。平时岛上很难吃到新鲜的肉,大概一个月只能吃一次,很难得。(陈恒锐/文、图)
  • 农历八月十五,正逢天文退大潮,大家下海捡海螺、抓鱼,改善一下伙食。此时,他们正在整理渔网,准备下海。(陈恒锐/文、图)
  • 办公楼外,中秋圆月高悬。2011年前,珊瑚气象站的办公生活环境都异常艰苦,办公楼和职工宿舍是解放前日本人留下来的旧房子,厨房是越南人留下的,经过几十年的风吹日晒,钢筋暴露,天花板水泥块掉落,到处漏水,一到汛期,特别是遇到台风时,职工宿舍到处渗水,经常屋外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。不过,条件现在已经好多了。(陈恒锐/文、图)
  • 乌恰县气象站地处祖国最西边陲,有着通向吉尔吉斯斯坦的口岸,是太阳落山最晚的地方,位于塔里木盆地的天山南麓与昆仑山北麓两大山系的结合部位,海拔高度为2175.7米。在这个多风口、干旱地区,有着一群来自维吾尔、哈萨克、柯尔克孜、汉族等多个民族的青年气象工作者正在默默奉献。(郭明红/图、文)
  • 乌恰县1985年发生了7.4级的强烈地震后,县城整体重建,气象站随之搬迁至新城,职工的工作环境也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尽管站还是那个孤零零的站,但现在的气象站掩映在苍翠绿意中。现在的乌恰县气象站,树多了,环境逐渐好了。(郭明红/图、文)
  • 一年365天,每天都要测量蒸发,即使有风雨,即使是中秋节,也不能中断。(郭明红/图、文)
  • 北极村气象站是中国最北气象站,位于北纬52°28′,东经122°22′。进入秋季后,清早的北极村气温是比较低的,观测场的草坪已经微微发黄,中国现有气象资料中的极端最低气温记录——-52.3℃就出现在这里(1969年2月13日)。(李哲 /图、文)
  • 北极村气象站只有三位观测员,注定每个中秋总会有人不能回家团圆。得知弟弟值班,姐姐为曲波送来了晚餐和餐后水果和月饼。(李哲 /图、文)
  • 吃过饭,到了晚上7点。天已渐渐变黑,此时的天要比夏至时节天黑时刻早的多(夏至要到晚上11点天才会黑)。中秋节的北极,下起了雨。观测员曲波冒雨换下日照,并最后一次巡视观测场。(李哲 /图、文)
  • 夜里8点,值班员曲波发完最后一份报,最后一次查看自动气象站数据是否一切正常。(李哲 /图、文)
  • 拐子湖,其实已经不是一个湖,拐子湖面积曾达600多平方公里,靠巴丹吉林沙漠的地下水进行补给,由于近年生态恶化,于20世纪90年代初干涸。目前,广袤的大漠,死寂的沙海,雄浑、静穆的山丘是这里的主人,它总是给人一种单调的颜色:黄色、黄色,永远是灼热的黄色。仿佛大自然在这里把汹涌的波涛、排空的怒浪,刹那间凝固了起来,让它永远静止不动。方圆百公里内常住人口不足20人,这其中就包括6名拐子湖气象站的职工。网络不发达、远离喧嚣,电视广播常常没有信号,业余生活枯燥匮乏,六位清一色的爷们却常年驻守在这里。(许延强  那木尔/摄 郭敏/文)
  • 摩托车是这里唯一的交通工具。(许延强  那木尔/摄 郭敏/文)
  • 拐子湖风大,天线常常被刮断,电视信号也时好时坏,不过这是他们最重要的业余生活之一。(许延强  那木尔/摄 郭敏/文)
  • 拐子湖气象站是一水的纯爷们。中秋节了,打乒乓球也是他们的娱乐活动之一。问起他们的愿望是什么。他们说:“最大的愿望是能跟这6个人以外的人说句话。”(许延强  那木尔/摄 郭敏/文)
  • 在重庆石柱国家气象观测站,有两名观测员轮流值守,他们既是同事,也是一对父子,父子俩今年的中秋节和往年一样从交接班开始。由于观测站实行24小时值班制,所以老马和小马每天的见面都是在山上,老马年纪大了,山上温差较大,小马一般都会提前半小时上山接班。2014年的中秋节,重庆石柱天气很好,老马在观测站等待前来交接班的儿子。他满脸笑容的望着儿子到来,拉着儿子问问家里的事,今年的中秋节和往年一样父子俩只有短短半小时的相聚时间。( 夏涛/图、文)
  • 观测员老马今年51岁,1983年老马从上班第一天开始就一直担任观测员,三十年来值班的每天早中晚的固定时间,到观测场观测当时发生的各种天气现象,每个整点都必须对自动站数据进行质控,按时检查仪器设备是否出现故障、观测数据是否正确、数据上传是否正常等等。现在老马年纪大了眼神不好,需要眯着眼睛才能看清楚字。儿子小马退伍转业后继承了父亲的职业,从2009年开始就坚守在观测站。( 夏涛/图、文)
  • 虽然小马独立值班已经几年了,但做了一辈子观测员的老马仍然对他不是很放心,每次交接班后都要看着小马按照操作流程查看数据、检查仪器运转后才会离开,或许,老马也是想多和小马呆一会,毕竟父子俩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。小马很理解父亲的想法,但同样作为男人,很多话都说不出口,于是两父子就开始了这种提前上班与延迟下班的默契,虽然不说,但一切尽在不言中。( 夏涛/图、文)
  • 9月6日晚,这是华山气象站3个小姑娘第一次在工作岗位过节。从事气象工作的原因,她们知道未来几天都会下雨,所以选择提前看月亮。月光朦胧,小姐妹们在一起聊天。(廉沫/摄 唐宇琨/文)
  • 今年的中秋节,刚到华山气象站参加工作不久的乔舒婷第一次没有回家过节。9月8日,天下着雨,趁着雨还不大,乔舒婷抓紧时间开始测量数据。(廉沫/摄 唐宇琨/文)
  • 中秋夜,虽然很想家,但乔舒婷不想家人担心,拿出手机给母亲发送祝福短信,报一声平安,并希望母亲照顾好自己。(廉沫/摄 唐宇琨/文)
  • 西盟佤族自治县位于云南省西南部,佤族一个崇拜太阳、崇尚木鼓、崇拜牛头、崇尚红色的民族,人们说:西盟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。立体气候造就了西盟佤山绚丽的自然风景,境内有迷人的亚热带原始森林,也有高原山区清冽的风光。西盟县气象局就坐落在这古朴绚丽的大自然氧吧中。目前,西盟县气象局共有职工11人,其中,汉族4人、哈尼族4人、傣族1人、佤族1人、拉祜族1人,是个多民族聚居的气象局。中秋之夜,值班人员身着佤族民族服装共度佳节,尝浓浓中秋味道。(朱颖 王佳龙/文  苏云君/摄)
  • 此时,正值西盟的汛期,几乎每天都会雨水连连。中秋之日,月亮也羞答答地躲在了云层后面。(朱颖 王佳龙/文  苏云君/摄)
  • 9月7日,中秋的前一天,大雾笼罩了五台山观测场,小雨淅沥沥地下,草丛也湿漉漉的。五台山是佛教名山,因此每当降水来临时,木鱼山顶的气象观测人员都要放置采集酸雨样本的雨量桶,以便为景区的佛教建筑和古老植被提供数据支持。(郑德宏 摄)
  • 八月十五中秋夜时,山西五台山气象站上一轮明亮的秋月从高积云中跳跃而出,挂在天端,形成美丽的晕环。(郑德宏 摄)
  • 中秋节,气象站改善伙食,为大伙儿包了饺子。由于五台山站海拔较高,达2208.3米,煮熟的面食经常会有“夹生”。咬一口饺子,会发现有的部分竟然还没熟。(郑德宏 摄)
  • 受南海热带低压影响,9月7日,永兴岛上阴天。工作人员分别在07时、19时进行两次高空站放球观测,用来探测自地面至30千米范围内各规定高度层次的风向、风速、温度、露点、露点差、气压、湿度、高度、矢量风等参数。这是每天都要做的工作,中秋假期也不例外。(苏庆东 摄)
  • 9月7日下午,永兴岛气象局的职工与西沙水警区某连队进行中秋篮球友谊赛。(苏庆东 摄)
  • 从2011年3月开始,黄山旅游气象台制作发布景区分时、分众、分区预报服务,2011年11月开始制作发布分区三小时预报。预报内容除常规气象预报要素外,还有气象景区、旅游指数等,是安徽唯一发布景区预报的气象站。中秋日,旅游气象台人员正在忙碌地制作精细化预报,开展中秋节日天气信息服务。(胡正维 摄)
  • 黄山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区,中秋等假日期间每天接待游客2万多人。全年每个节假日,黄山气象管理处在黄山风景区光明顶广场设立气象服务咨询台,向广大游客宣传气象科普、防灾减灾知识,为游客提供游路线咨询。9月7日,前来游客有200-300人,游客们最关注的是中秋天气,旅游路线、防灾减灾。(胡正维 摄)
  • 黄山一年会发生雷电50多次,气象站需要为景区4条索道提供防雷设施检测服务。每条索道设有8-15个机站,每个机站铁塔高度在30-70米,黄山气象防雷人员需要爬上铁塔顶上进行检测。(胡正维 摄)
  • 嵩山是一个旅游名地,但由于山路崎岖,游客常常会迷路,他们有时候会找到气象站,工作人员便会多一项“任务”——给游客指路。一到中秋等假期,这样的工作更会多起来。(嵩山气象站 摄)
  • 嵩山,古名为外方、嵩高、崇高,位于河南省西部,是五岳的中岳。海拔最低为350米,最高处为1512米。《诗经》有“嵩高惟岳,峻极于天”的名句。嵩山气象站就位于这里。(嵩山气象站 摄)
  • 中秋是团圆的日子,但有的职工不能回家,他们就通过电话传递思乡之情。(嵩山气象站 摄)
  • 中秋佳节,地处黄海之滨的山东荣成高空气象观测站,明月下一名观测员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,兢兢业业的完成释放探空气球的工作任务,以探测大气剖面的温度、湿度、气压等要素。(钱恒臣/摄 王连珍/文)
  • 中秋月圆时,石岛气象站的观测员还在工作。不管月圆月缺,气象人都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轨道上稳稳前行。

延伸阅读

不能回家的月圆夜——基层气象人的中秋故事

八月十五月儿圆,中秋节是团圆的日子。然而,当万家团聚共度美好佳节时,气象工作者依然会坚守在岗位上。你知道祖国最东、最南、最西、最北气象站的工作者中秋节都在做什么?拐子湖、嵩山、华山、重庆“父子站”、西南边陲小镇等气象站的团圆日都有什么特色?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或许是我们不曾想象过的:大家在赏月,我们在观天!

收起所有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