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爷顶上观天人
|
查看原图
1/11 张
延伸阅读

千米之巅的延庆佛爷顶,一片死寂,连风声都听不见。一个孤影打着手电,迈上通往观测场的39级台阶。这是北京海拔最高的有人值守的气象观测站,也是一个人的气象站。

进入9月,山下还未入秋,佛爷顶早晨气温已降至8℃。5点55分,急促的闹钟声提醒观测员高猛到了巡视观测场的时间,这是一天工作的开始。

佛爷顶地处北京天气系统上游,观测数据可以作为探空观测的重要补充。观测站有三名观测员轮流值守,每人一周。作为国家一般气象观测站,观测员要在每天早中晚的固定时间,到观测场观测当时发生的各种天气现象,判断并准确记录天空中的云量、云的类型、性质、发展状况及能见度等气象要素;每个整点都必须对自动站数据进行质控,按时检查仪器设备是否出现故障、观测数据是否正确,数据上传是否正常;按时编发各种类型的天气报告,时效要求精确到分钟,每次发报必须在几分钟内完成;遇到降水、大风、冰雹等天气,还要编写重要天气报告……为了不出错,高猛在手机里设置了21个闹钟。工作内容简单而又繁琐,山上的日子就在21个闹钟中消磨。

这次上山,高猛10个月大的儿子还在发烧,他心里记挂着孩子,却下不了山。他说,4个月前也曾有过一次类似情况,当时和妻子通电话时感觉很异常,逼问了半天才知道孩子高烧快40℃。电话中,他对妻子大发雷霆,但心里却明白自己是在生自己的气,“孩子生病了,而我却不能在身边照顾他,带他去医院,只能在这等消息的感觉真的特别不好受。”

山上值班很是难熬,经常一周见不着一个人,偌大的房子,只有一条狗与他作伴,可惜狗儿只会站在门口摇尾乞食,不会说话。强烈的孤独感笼罩着高猛,让他无处可逃。每天和家人打电话仍缓解不了多少,实在难受了,他会在院子里声嘶力竭地大吼一阵,或者在房前空地不停地跳绳,直到累得实在跳不动了,坐在门口大口地喘气,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了,也就想开了。“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,被封闭在这种地方,每天都会有不同的情绪波动。”

入夜后的山头,更是静的可怕。偶有声音传来,心中的恐惧便如雨水般暴涨。高猛回忆,去年刚开始值班的一天晚上,他被一个类似撞击消防柜的闷响声给惊醒,吓得头上全是汗,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毛骨悚然。

“今天是第八天,主要就是想早点下山多和人接触接触。其实每个班到今天这种情况就感觉很坦然了……”这是高猛下山前一天写下的一段文字。晚上8点,高猛再一次来到观测场观云识天。彼时,山上漆黑一片,山下灯火点点。(文/余晓芬)

[天气现场]重庆南川山王坪掀起消暑热潮
[自然底色]航拍盐城东台黄海森林公园夏日光影
[天下奇观]驴友悬崖绝壁扎帐篷看美景蔚为壮观
[天气生活]重庆高温下的修路人

震撼!风云四号太空视角俯瞰台风“安比”

法国再捧大力神杯 颁奖仪式大雨中进行

江西南昌连日高温 市民出行全副武装

黄河刘家峡水库排沙泄洪

航拍江西最美水上公路 穿行千岛颜值爆表

三旋共舞或将上演 酷炫流场图带你换个角度看台风

上游雨季增加 黄河兰州段水位上涨